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稀奇古古怪的梦
    天色初明,悯生就急忙洗漱完毕,就迫不及待出门去找莲叶了。

    昨夜那个稀奇古怪的梦,他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当是自己定性不够,才生出这等邪念来。

    他眼下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莲叶,莲叶昨天下午好像还在同他生气,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莲叶为什么生气,不过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想要见到莲叶,同它说一说自己的苦恼。

    清晨日头柔和,将莲池中的莲叶照耀着,全都渡上了一层金边,映照着水面上的粼粼波光,别提有多好看了。

    可是悯生在莲池中找来找去,也依旧没有看到莲叶的身影。他以为莲叶昨天变成了小贝壳之后,许是一直都没有变回来,现在可能还在水里头埋着呢,于是便蹲在岸边上,仔仔细细的找了片刻,还叫了它一会儿,但是无人应答。

    悯生猛感觉到莲叶的气息就在这里,可是却看不见它的身影,也听不见它回答。也许是它还在生气,不愿意看见自己,悯生这样想。他蹲在岸边上,对牛弹琴似的自顾自说了一会二话,然后又耐心的检讨了自己(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不过这种情况下,赶紧道歉就对了),不过他并没有提起自己昨夜做的那个梦,这种事情,他始终是有些不太好意思说出来,也许等到他面对面看见莲叶的时候,才能知道如何开口。

    只是他检讨了半天,水面上仍然是毫无动静,悯生终于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叶子,你别生我的气了……马上要上早课了,我必须要先离开了,我下午再过来看你……你好好修炼,等到下午,我带你去后山玩,你不是最喜欢放风筝了吗?”

    所谓放风筝,就是在莲叶下边的干上绑上一结风筝绳,有悯生施法将它给飞到天上去,生意一端要牵在悯生手上,以免莲叶飞着飞着,就突然飞不见了。

    和莲叶道了别,悯生这才站起来,起身准备离开。不过他一扭身,刚一有所动作,就忽然感觉到衣摆下边好像是被什么给牵住了一样,悯生低头一看,原来竟然从水中伸出了一节雪白的藕臂,此时正牢牢的拉着他僧袍的下摆。

    这幅场景委实有些怪异,在寻常人看来,这幅景象可不就是跟闹了水鬼一模一样吗?

    只是这里是无量宗,乃是佛门圣地,且不说一般妖邪压根就没名进来,再加上悯生天生修的就是降妖除魔的法,又怎么会被这样的景象给吓到呢?

    他只是惊讶了一瞬,然后立马反应过来,带着几分不确信,惊奇道:“叶子,是你吗?你化成人形了?”

    那只牵着悯生衣摆的手仍是牢牢揪着它不肯放开,见状,悯生也只好耐心的蹲下来,好让水面之下的人牵牵的省力一点,也在耐心等待着水下那人的回答。水面上“咕咕哝哝”飘上来几个泡泡,然后不多时,便慢慢的从水面之下探出来一张满是水迹的雪白脸庞。

    那人周身赤裸,只露出一张面庞和圆润的肩膀,伸出一只手拉着悯生的僧袍,带着笔直漂亮的锁骨伸展开来,陷进去一个小小的深窝,十分好看,湿透漆黑的长发从肩膀上落下去,柔顺的在水中散开,像是美丽的花朵。她怯生生的唤了一句,道:“小和尚……”

    显然是莲叶,莲叶幻成人形了?

    悯生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的目光被那张雪白的脸和肩膀吸引了全部视线。这一瞬间,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佛经,什么佛理,通通都消散到九霄云外去了,只有一句诗突兀的跳出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悯生听见自己心跳在耳边炸裂一般的声音,他几乎变得都不是他自己了,愣愣的从口中蹦出了两个字,道:“叶子?”

    莲叶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拢了拢胳膊,小声道:“是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睡了一觉,结果醒来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我胳膊举的好酸,我要放手了,你别走好不好?”

    悯生满脸通红,连耳朵根都红了一片,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看到这样的莲叶,他几乎就立刻想起了昨夜的那个梦,清晰无比,让人难以忽略,他胡乱的点了点头,道:“我不会走的,我就是过来找你的,你先放手。”

    得,这小和尚“色令智昏”,现在显然是将要上早课忘得一干二净了。

    莲叶这才送了手,颇有些苦恼的叹了一口气,向前微微浮了浮,双臂支撑在岸边,防止自己掉下去。她抬手拢了拢湿漉漉的长发,一片雪白在水中隐现,叹道:“莫不是上天听到了我心愿、啊不,应该是抱怨,所以昨夜才让我化成了人形,我怎么半点儿都没感觉到呢?”

    明明是一张陌生的脸孔,可是那轻轻蹙起的眉毛,还有微微翘着的红唇,却怎么看都分外熟悉,没有一点儿陌生之感,就好像他们两个已经认识了许多年了,对方是什么样的模样,早都已经深入心底与灵魂。

    悯生压下心底的悸动,他站起来太高了,本想蹲着同莲叶讲话,可是这样离得太近,他总能不小心看到水下的风光。

    悯生扬手摘下一片莲叶,想要化出来一件衣服,脑中却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昨夜梦中那女子身上穿着的绿衫,雾似的缠绵轻薄,层层叠叠垂落下来,在裙摆上连接成一片荷叶似的滚边。心随意动,他心中刚一有反应,手上的那篇莲叶就化成了一件纱裙,和昨夜的分毫不差。

    悯生忽然就像是被烫了手似的,偏过头,将衣服递过去,低声道:“叶子,你先将衣服穿上,上来说话……”

    但是一旁莲叶却迟迟没有动静,悯生只好转过头去,道:“怎么?”

    莲叶眨了眨眼,忽然微微扬起来唇角,轻声道:“我不会呀,你可见过叶子穿过衣服的?”
阅读提示:如果章节图片不显示无法阅读,请务必退出百度的“畅读模式”过程如下:第一步,点击屏幕右下角“我的”。第二步,滚动条拉到最下面,找到“设置”。第三步:再拉滚动条到最下面,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就可以正常看小说了!(不同浏览器叫法不同,请在浏览器设置中把屏蔽广告和省流加速关掉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