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一  猫妖涂黑
    一个多时辰后,乡主府仲杳卧室里,季小竹帮刚洗浴完的仲杳束发,没好气的呵斥:“又是不声不响的去胡闹,族卫没注意到的话,你已经自己挖坟把自己埋了!什么时候能省省心啊,整个梓原这么多人都依靠着你呢!再胡闹我真的……”

    本是气势十足,说到后面却低了下去,眼中泪光盈盈:“我真的不理你了!”

    扎好发髻,少女的声音变低:“能找到这幅画我的确高兴,但这不值得你去冒险。你才是最宝贵的,懂吗,阿杳?”

    仲杳赶紧握住少女的手忏悔,被这么误会有些心虚,不过平空得来的便宜嘛,不占白不占。

    少女抽出手敲他的头:“再胡闹我就搬到隔壁守着你!”

    季小竹又数落了会才离开,仲杳长出一口气,今晚还真是大赚!

    就是根土又消耗一空,没土吃快要死了。

    仲杳挣扎着起身,又要去凉亭吃土,窸窸窣窣一阵响动,藤蔓自窗外探入,还勾着一大团土。

    淡紫小花中紫光闪动,紫萝跳了出来,恢复了紫发红瞳的原貌,笑嘻嘻的道:“知道你饿了,给你带了点吃的。”

    仲杳急不可耐的摄土入嘴,一边吃一边问:“你真的没引起怀疑吧?”

    紫萝摊手耸肩:“你那个大力丫鬟早就睡得死死的,呼噜打得震天响。你的青梅竹马嘛,也不必担心,我们已经……嗯,有默契啦。”

    她不愿说,季小竹提到她的时候也不在意的样子,仲杳就懒得问了。女孩子的事情女孩子自己搞定吧,他一个大老爷们掺和什么。

    内视陶碗,根土浅浅盖住碗底,仲杳只觉疲惫至极,准备入睡。

    紫萝却没一点出去的意思,被问到还很理直气壮:“刚才不是说了吗,你那小丫鬟打呼噜!吵死藤了,我才不跟她睡一屋!”

    那你也别来挤我啊,要知道你这人身连十岁都没到……

    仲杳还没说呢,藤萝窸窣伸展到屋梁上,如蛇般绕了几圈,紫萝则化作一道淡淡紫光,投入了藤萝中。

    下一刻紫萝又从藤萝中探出,摆着手说:“晚安。”

    老实说藤蔓里忽然探出一颗小女孩的脑袋,再挤出上半身冲你摆手,不管小女孩长得再可爱,笑容再甜美,声音再嫩脆,都会令人汗毛起立。

    仲杳只是呆了呆,也没当回事,之前住帐篷的时候,他跟紫萝就是这么共宿一帐的。

    打着呵欠,正要上床,窗户拂过一丝凉风。

    藤萝忽然咻咻急展,探出无数细丝,缠住一团阴影。

    那阴影看上去就是团漆黑烟气,在藤丝间扭曲变幻,还发出呲呲尖利细声。

    烟气跟藤丝纠缠片刻,也拉成了长长细丝,带着藤丝一阵乱扭,居然脱困而出,朝着仲杳激射而来。

    藤丝扭成了死结,眼见来不及缚住烟气,紫光瞬闪,投入仲杳衣袖。

    满袖细丝喷出,如张洞眼细密的大网,将烟气迎头兜住。

    这下不管烟气再怎么变换,也无法脱困而出,就在距离仲杳两尺远的地方剧烈挣扎。

    仲杳反应过来,正要摄起竹剑,烟气忽然膨胀到人形大小,将网眼撑大了若干倍。

    网眼中钻出一道清光,直射仲杳胸口,紫光追在清光后,想要卷住清光,还听到紫萝的急呼:“小心——!”

    仲杳却不紧张了,神念一动,用来摄起竹剑的真气落到清光上,同时顺手一揽。

    紫萝被他揽在臂弯里,而那道清光显出原形,就是一跟细长竹条。悬在仲杳胸口前几寸,轻轻振荡着,再也进不得一丝。

    放下紫萝,拈起那根竹条,转到背面,竹皮上果然刻着“仲杳”二字。

    他低低笑道:“原来是涂糊的使者啊,来就来吧,何必打这么热情的招呼。”

    网中的模糊黑影显出人形轮廓,就听尖尖细细的脆声说:“你还是完蛋了!刚才要是换成我的剑,你已经死了!”

    听起来是个比紫萝大不了多少的小姑娘,就是口音很古怪,她忿忿的道:“把神印还给我!不然我不告诉你狼妖穆金牙带着一群妖怪准备踏平你这的消息!”

    仲杳收了捆妖萝丝,看到一只身材娇小,圆耳长尾的……萝莉,顿时呆住。

    直到后颈被藤萝上的尖刺锥了下,他才回过神来,再收到紫萝一对大大白眼。

    “哎呀我好像已经说了……”

    猫耳少女懊恼的捂嘴,下一刻又嘻嘻笑道:“可你们不知道那家伙在哪里!”

    这少女一看就是还没化形完全的猫妖,圆圆小脸、深褐肌肤、碧绿眼瞳,比紫萝高不到半个头的身躯裹在黢黑的紧身皮衣里。

    她的长长猫尾在身后缓缓荡着,看似悠闲。不过尾巴尖上乍起的毛,还有脑袋两侧微微抖着的圆圆猫耳,却将紧张与戒备的姿态泄露无疑。

    “我叫涂黑,涂糊的女儿。”

    她抱着胳膊,尽量把尾巴藏在身后:“你们人族没深入过贯山,不知道贯山妖族的厉害。狼妖穆金牙炼气四层,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本事,一口獠牙能吞铁吃铜,他手下四个兄弟也是炼气境界,还带了上百林狼!”

    “你们这区区仲家堡,哪是他的敌手?想要活命,就跟着我走,去我爹和我师父们准备的巢穴避难,还有一线生机。”

    说到后面,猫耳少女放开了些,尾巴晃得更厉害,耳朵也不再趴着了:“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把山神的神印还来,我就给你们带路。那神印是我的,不是涂糊的,他没资格送人。”

    仲杳暗暗发笑,一只狐妖,居然有个猫妖女儿,你们贯山妖族还的确厉害。

    不等他说话,紫萝不屑的冷笑:“贯山妖族是厉害,可你们这些小小毛妖,哪来的资格自称贯山妖族?我还没沉睡那会,区区狼妖算什么?就算是鹰熊虎豹之类的妖怪,也不过是我们逗弄的毛娃娃。”

    她上下打量猫妖,目光在猫耳和猫尾停留得最久:“狐狸野猫什么的妖怪,连做宠物的资格都没有。”

    涂黑喵嗷低叫,张牙舞爪的道:“不就是只藤妖吗?刚才是一时失手被你缠住了,现在你再试试!”

    话音刚落,骤然消失。

    紫萝沉哼一声,发丝无风鼓动,化作根根藤丝,自仲杳身前凭空缚出一团阴影。

    “刚才是怕搞出动静,惊动其他人。”

    紫萝磨着牙说:“不要以为凭着一点隐匿之能,就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恣意妄为!”

    萝莉老妖动真气了,藤丝上绽开朵朵淡紫小花,莹莹闪烁,而那团阴影呼应着闪烁节奏,剧烈震颤,发出模糊的喵嗷惨叫。

    都忘了紫萝还有类似吸星大法的能力,小猫妖最多也就是筑基六层,离先天还远,仗着身形灵活有隐匿能力闹腾。在专治灵巧还能吸真气的紫萝面前,就是只小猫。

    听涂黑叫得凄惨,仲杳正要劝解,没料紫萝不迭松开藤丝,一副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样子,打着哆嗦嚷道:“死猫!臭猫!好恶心!呕呕!”

    阴影化作人形,涂黑重现,软得跟烂泥似的趴在地上,却得意得像大胜了一场。

    她吐出粉红舌头,舔着尾巴尖,嘿嘿笑道:“你那藤条上的刺能有我舌头上的刺多么?是不是很舒服呀?”

    尾巴尖又指向仲杳:“堡主小子,要不要尝尝?我的舌头很厉害的,连你的魂儿都能舔出来哟。”

    仲杳赶紧摆手,这种事情就敬谢不敏了。
阅读提示:如果章节图片不显示无法阅读,请务必退出百度的“畅读模式”过程如下:第一步,点击屏幕右下角“我的”。第二步,滚动条拉到最下面,找到“设置”。第三步:再拉滚动条到最下面,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就可以正常看小说了!(不同浏览器叫法不同,请在浏览器设置中把屏蔽广告和省流加速关掉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