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徒儿休走》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原来有王之血
    丰裕镇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虽然大家的心头都不平静。

    本来已经死在了海边的家人都还活着,本来已经尸骨不全的亲友都还活着,简而言之,当日死在海边的人全部都还活着。

    有人却死了,是当日的幸存者,除了唐布上和唐不挚父子,其余的幸存者无一例外,全部形神俱灭的死得不能再死。

    “第五胃,没想到是第五胃”

    本来死了却又活着的人正是被藏在了第五胃之内,具体点的说是第五胃之内的溟海中的小岛上。

    老张叔原先就知道一些有关第五胃的事情,而随着死了的人的平安现身,无仙国的官方媒体更是有将当日用上的第五胃的来历、功能和反噬之狠做了详细的报道,自然也有报道那几个被第五胃的反噬折磨致死的幸存者的生平事迹。

    承禹之的叛出无仙国和投靠乘渊宗乃是一出大戏,现在已是无仙国的广大民众尽皆知晓的事情,同理的,玄甲军总帅谢佑方的叛国乃是为了配合承禹之的那出大戏,也成了轻易可知的事情。

    “可是还是有人死了啊”

    老张叔的一个老友就死了,是自杀的。

    非是畏罪自杀,是为守住承禹之是在演大戏的秘密,有在大戏里边起到推进作用的他自愿的自毁大脑。

    与他相似的人不少,因为承禹之的叛国一个“暴露”便自裁自杀的人都是那样的人。

    “正是有了你和他们的付出和牺牲,才能有那么多的虫子和狗贼落网。”

    老张叔抱着酒坛,不顾坛中之酒是他好不容易找了机会扮强盗从祝莫忧的酒库抢来的糖酿,坛口斜下,酒倒坟前。

    “多喝点,没喝够就托梦给我,我帮你去那条大狗的酒库偷酒,就像当年我没能和你一起加入六扇门,借酒浇愁的酒不够,你帮我去偷酒那样”

    借酒浇愁愁更愁,谢佑方是越喝越愁。

    裹挟谢佑方“叛国”的那三名亲军死了,是在第五胃的折磨之下形神俱灭的死法,是他们三个用第五胃装走了三百御林军和三千玄甲军,借此摆出了三百御林军全军覆没、三千玄甲军死于战友刀下的戏码。

    谢佑方的愁闷有他们三个的死的缘故,更有另外一个缘故。

    “老将军真的回不来了”谢佑方再次确认道“老将军武功盖世,不可能收拾不了区区乘渊宗,不可能回来不了,国师,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谢佑方曾经也是有在承禹之的麾下任过职,他口中的“老将军”指的就是承禹之。

    “国师”则是无仙国的国师,在无仙国的朝堂,国师没有实权,但是许多国策都要询问国师的意见,而像引蛇出洞的肃清计划这等大事,更是不能少了国师的参与。

    无仙国的国师是有传承的,讲求一个一代传一代,现任国师陈濯就有五个徒弟,当中的四徒弟桃化李最为陈濯倚重,浑身浴血的承禹之咆哮“谢佑方为什么”的那段视频就是桃化李手执导筒拍摄出来的。

    谢佑方的再次确认,回答话语的也是桃化李。

    “谢帅,神将大人武功盖世是不假,可那是以前,是巅峰时期的他,现在的神将大人初为修士,想要攀至巅峰,不是单单依靠短时间的不懈努力就成的,何况他那样的暴增修为的方式是以透支潜力换来的。”

    “神将大人的敌人就不同了,据我们多方查知,乘渊宗断江老祖以前与人换取过一瓶上古鲲王之血,那么拉山的九头巨鲲想必就是用了那瓶上古鲲王之血炼制出来的,乘渊宗的宗主又拿了传说中的驭兽宝印当宗主信物,乘渊宗就能利用驭兽宝印的神奇能力用那么九头巨鲲堆出一个流有上古鲲王之血的超强鲲种。”

    “神将大人的敌人是那样一头超强鲲种,他不引下天劫是打不过的,而一旦引下天劫,后果谢帅,你应当看过修士渡劫的电影,应当明了天劫的厉害,神将大人引下了天界,还有机会活着回来吗”

    怪不得重甲妖鲲那样的强,也怪不得他自称“本王”,感情是上古鲲王之血的原因。

    谢佑方额上青筋直冒,语气充满暴躁“你们早就查到了这些,就不能暗中派人弄死那九头巨鲲实在不行,杀掉乘渊宗的宗主,抢了他的驭兽宝印也行啊”

    桃化李摇了摇头,说道“不成的九头巨鲲不好杀,乘渊宗的宗主也不好杀,再说即便杀了他们两个,他们的断江老祖也是能制造出新的拉山巨鲲的。”

    谢佑方猛的把酒杯往桌上一摔,暴怒更盛的道“你当我们玄甲军是喝稀饭的区区巨鲲,玄甲军都不需要全军出动,三五十人就能将之斩杀”

    桃化李有着不同的看法“单单只是拉山的巨鲲,三五十的玄甲军自然有能力将之斩杀,可是由它们堆出的超强鲲种,别说三五十的玄甲军,就是三五百三五千的玄甲军也没有将之斩杀的能力。”

    桃化李给出了证据,是丰裕镇海边的幸存者使用的第五胃的来历的资料。

    无仙国刚刚建成那些年,有无数的修真门派和各种势力企图毁灭这个特立独行的国度,其中就有一个鲲种族群,它们的首领就是一头觉醒了上古鲲王血脉的妖鲲。

    “那个鲲种族群在那头妖鲲的率领之下与当时的玄甲军正面对抗,大败当时的玄甲军,若非我们的开国君主及时赶到,现在有没有玄甲军这个建制都不好说。”

    一个编号部队被取消建制的理由有许多种,常见的一种是该编号部队被打残乃至被人全灭了。

    就谢佑方翻看的资料的记述,当时的玄甲军已经快被打残,若是开国君主当真没能及时赶到的力挽狂澜,当时的玄甲军确实有被全灭的可能。

    建国之时的玄甲军那是由百战不死的高手组成,他们的战力绝对超过现如今的玄甲军,他们都有全军覆没的可能,现如今的玄甲军能好到哪里去

    “可是可是也不该把重担全部压在老将军的肩上啊而且我们如果能够提前出手对付乘渊宗,也是能够避免与那样强大的妖鲲对上的。”

    这倒是实话。

    乘渊宗的整体实力当真不算强大,毕竟就陆苏安他们几个人都把它搞得几近覆灭了,因而若是提前斩杀九头超级巨鲲,不给骧真子搞出重甲妖鲲的机会,承禹之便没有引下天劫的必要。

    桃化李轻叹道“问题就在于我们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乘渊宗有着那么九头拉山巨鲲,我们以为乘渊宗只是训练出了帮着他们声波传音的石鲲帮手。”

    无仙国从未放弃探听无仙国之外的修真世界的消息,像乘渊宗这类已属无仙国的敌人的修真门派更是老早就有派人死死盯着。

    既然有人盯着,怎么可能没有相关的消息的传回然而明明有消息的传回,传回的消息却无人可知

    谢佑方双目微眯,目光冰寒“是有人截下了传回的消息”

    桃化李接话说道“这也是我们仓促之间展开肃清计划的原因所在。”

    能将那等消息截下的人肯定不是心向无仙国的人,也是在无仙国有着不低的地位的人,那样的人不是虫子就是狗贼,如若还不将之肃清铲除,任凭他们发展下去,无仙国危矣。

    “而且我们也不能确定你们玄甲军中有没有那样的存在。”桃化李给出没有派出玄甲军相助承禹之的又一个原因,“你的三个亲军的牺牲,也是我们不能确定你一声令下的摆出三千玄甲军被杀的惨事却无一个玄甲军向外透露消息。”

    无仙国的各行各业包括官场都被虫子和狗贼整成了筛子,玄甲军是否能够例外,谢佑方自己都不敢断定。

    慕容王氏也不敢断定一件事,是失踪的孩童的死活。

    黑衣人大闹丰裕镇那天,也就是海边大戏上演那天,有几个没能跑去海边凑热闹的孩童失踪了。

    慕容王氏的蛊虫和老张叔的猫咪,甚至还有丰裕镇的人们乃至身在丰裕镇的衙差和锦衣卫都有四处寻找,如此大的寻找阵容,却连失踪孩童的衣角都没有发现一截。

    这不像是简单的被人绑架的失踪,更像是遭遇了邪修或者凶妖的情况。

    随后往这方面去找,找是找到了一个藏起来的食人凶妖,可他已经死了,是被人灭口的死法。

    而在六扇门洗冤阁的衙差解剖了该凶妖的尸体之后,虽然也有在其胃中找到尚未消化干净的衣衫碎片,且衣衫碎片属于某个失踪的孩童,但是慕容王氏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比如”

    “比如这样一个三米身高的食人凶妖是没办法假扮黑衣人在丰裕镇捣乱的,更别说偷偷的就吃了好几个孩子,竟然没有在现场留下丝毫线索和气味。”

    “所以”

    “所以我猜测是有人在嫁祸他,我也希望有人是在嫁祸他,因为我希望失踪的孩子都还活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