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剑门小师叔》正文 第87章 太阴战死?大帝何寿?
    乐声辽远。

    七弦琴飘在半空,琴弦自动,一首梦幻似的乐曲如水流淌。

    寒鸦一挥手,风雪漫卷而出。

    琴声陡然加快。

    一道赤色波纹从琴中飞出,将那风雪拦住。

    少女手指微动,琴声突变,杀气腾腾。

    “这是古乐凤朝南”魏轻墨看着眼神呆滞的少女,眼中有一丝遗憾,这首乐谱记载在天机阁的藏书,乐书“竹里”之中,上面说此乐曾是一首杀曲,魏轻墨尝试弹过,但没有相配的功法,她无法发挥出这首古乐的能力。

    而面前这位少女,显然是学了那门功法的。

    只可惜,她没有神智,无法交流。

    “哟,小丫头还知道这首凤朝南”

    地面上已经结了冰,於菟兴致大起地在冰上滑来滑去,全然没将寒鸦放在眼里。

    “听说这首曲子曾是南岭人族的战乐。”魏轻墨回头看了眼那半空中的古琴,它正化出橙黄两色的波纹,将漫天的风雪震得粉碎。

    “错了”於菟叉着腰,仰着胖胖的脑袋,“这可不是南岭那群野人的战乐,这战乐是妖族用的”

    “妖族”

    “嗯,”於菟呲溜一声,滑到魏轻墨脚前,三下两下窜到她的肩膀上,抓着她的头发,探出头,看着她的眼睛,“才发现,你很不凡呐”

    魏轻墨的头微微后仰,脸上有些微红,“妖族怎么会有琴曲”

    於菟薅了根自己脖子上的白毛,递给魏轻墨,“见面有缘,本大爷就喜欢你这样的乖女孩,送你个礼物”

    魏轻墨迷茫地接过。

    一根兔毛

    魏轻墨想了想,最终将这根兔毛夹在了自己的笔记之中。

    见她收下,於菟显然很是开心,它捋顺自己的毛发,趴在魏轻墨的肩头,一边看寒鸦与那少女打斗,一边说道,“这首乐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写给另一个了不起的妖的。”

    “你认识他们”魏轻墨问道。

    於菟有些落寞,闷声说道,“算是吧,咬过他们几口。”

    “咬过”魏轻墨瞪大了眼睛。

    “嗯。”

    於菟烦躁地站起身来,“不打了不打了那只蠢鸦,你又打不过我们,挣扎个什么劲”

    少女停下手来,七彩琴倏然而散。

    寒鸦也收住手。

    他其实有些心惊,对面这位少女虽然同为空明境,且缺少灵智,但实力强大。

    於菟瞥他一眼,从魏轻墨身上跳下来,“现在人族是哪位大帝坐镇本大爷要去见见他”

    真嚣张

    苏启叹口气,说道,“人族无大帝,几千年都没有了。”

    “哈哈哈,你这个笑话讲的不错。”

    於菟抱着肚子在地面笑的滚来滚去,又感觉场间有些沉默,它坐在冰上,扫视着在场众人,渐渐的,它的表情变了。

    “你们是认真的”

    苏启点点头,“从七千年前剑仙失踪后,人族就再也没有过大帝了。”

    於菟愣愣地看着他,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怎么可能万化大帝呢青帝呢姜家大帝呢”

    魏轻墨在它身前蹲下来,“他们早都不在了。”

    於菟怔怔地看着她,“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正是因为有他们在,我家主人才会放心的踏上那条路啊他们不在了,谁把我的主人带回来啊”

    “你的主人”

    於菟失魂落魄,“他叫太阴。”

    “太阴大帝”

    苏启几人惊呼,李扶摇嗖地蹲在於菟的面前,神色激动,“你没开玩笑你的主人真的是太阴”

    於菟心情恶劣,不言不语,它转身蹦跳着向那扇青铜巨门走去。

    看着於菟的背影,李扶摇突然站起身,大喊道,“太阴战死了”

    苏启和鉴蝉对视一眼,十分诧异,太阴是人族极富盛名的大帝之一,但早在寂灭时代之前,太阴就已经失去了踪影。

    有人认为他已经飞升到仙界去了,有人认为他隐居在人间的某个角落,也有人认为他只是坐化了。

    众说纷纭。

    一道疾风吹过。

    “你说什么”

    於菟立在李扶摇的面前,一脸杀气地盯着他。

    “太阴大帝战死了,”李扶摇轻声说道,“这是藏于天机阁的一大秘密,世人都不清楚。”

    “这不可能”於菟几乎贴到了李扶摇的脸上,他一字一字地低吼道,“大帝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大帝之一他怎么可能会死”

    “那他也战死了,”李扶摇后退一步,“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太阴大帝起码也是五万年前的人物了,大帝的寿命最多才两万年,就算他没有战死,到今日,也早该坐化了。”

    “等一下”苏启盯着於菟,“你的主人是太阴大帝那你同样也生活在五万年前,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众人一惊,不安地后退。

    面前这兔子,着实有些诡异。

    “青铜门镇封岁月,我又基本都在沉睡,自然活着,”於菟皱眉,“但谁跟你们说大帝的寿命只有两万年了”

    “这是剑仙下的定论”

    “剑仙”

    於菟的眼中射出一道光,化出一个身着白衣,浑身染血的男子,他的背后背着两把剑。

    “是这家伙”

    “你见过剑仙”苏启看着那道幻象,剑仙似是刚经过一场战斗。

    於菟咬牙切齿地说道,“见过怎么没见过,七千年前就是这混蛋闯进了广寒宫拔了我一半的灵草,还强行改了大帝设下的禁制”

    “剑仙还做了什么”李扶摇的眼里冒着精光,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於菟,心里琢磨着怎么把这只兔子骗回天机阁。

    “我哪知道本来我睡得好好的,这家伙扰了我的清梦不说,还把广寒宫掀了个天翻地覆”

    於菟捏着拳头,怒气冲冲,又突然意识到什么,“等等,这家伙也是大帝啊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大帝的寿命”

    苏启在身上摸摸,他的身上一直带着本剑仙的手记,翻了翻,递给於菟,“看。”

    於菟很快就找到了苏启想让他看得那句话。

    今,帝之寿元,两万载岁月。

    於菟默默重复一遍,迷茫地抬头看着众人,“可在我那时大帝都是与天地同寿的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