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命诀》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金睛火眸
    第二百三十一章金睛火眸

    清夜之下,君宸消瘦单薄的身影迈步在虚空之中迈步,却给人一种稳若泰山的感觉。

    紫千州目光落在君宸身体上,停下了即将低下的头颅,那些屈服的话语也没有再说出来,眼神中露出了希冀的神色。

    他第一次听到君宸的名字的时候,是不屑的,还认为卫煜不配成为与他齐名的存在,竟被两名藏灵一重境逼退。

    但是现在,他的咽喉都被人掌控,生死都只在东方长渊一念之间,诸多师兄弟们还被火海折磨,君宸在这个时候走出来,轻易便将火海扑灭,紫千州忽然觉得,卫煜之所以被逼退,可能真的是迫不得已。

    “君宸,你真当我怕你不成”东方长渊有些恼羞成怒,怎么哪里都有君宸

    东方长渊这么想的时候,彻底忘记了他带领阴阳神宗之人进入战龙界,便是为了对付君宸。

    现在东方长渊的脑海里全都是紫千州,他心底里有一个近乎疯狂的执念,一定要得到紫千州

    “你入魔了。”君宸淡淡说道,目光落在下方修罗殿天骄的身上,一道星辰气流落下,为那些天骄减轻了异火侵入体内的焚烧之痛,并且为他们治愈了些许强势。

    “救”紫千州声音嘶哑,想要开口求救,但喉咙上忽然加剧的痛觉让他闭上了嘴巴。

    “马上离开,不然不仅这个人要死,底下那些蝼蚁们,也会死。”东方长渊冰冷开口说道,其实他心中有些忐忑,他不知道这些人在君宸心中是什么地位,对君宸而言重不重要。

    若真的让他杀了紫千州,他是舍不得的,紫千州的天赋虽然不是很出色,修为虽然高,但是阴阳神宗内寻常藏灵二三重境的弟子就能够将之击败,毕竟双方所接触到的层次和战斗技巧已经不一样了。

    但紫千州冷峻的脸庞和气质却彻底吸引了他,他的男妃当中,没有一个能够像紫千州这样。

    “他们与我只是萍水相逢,是生是死,与我无关。”君宸目光淡漠,无数星辰流光穿梭而下,道道镇压之力出现,将这片天地禁锢,一道星辰长矛出现在君宸手中,裹携着无穷的大道风暴。

    紫千州看着君宸的动作,脸色变得灰白,君宸似乎真的不在意他们的性命,竟然直接选择动手。

    也是,修罗殿与君宸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从一定程度来说,紫千州等人和君宸还是敌对关系,双方都是霸者之泪的竞争者。

    这怪不得紫千州,人在绝望、陷入无尽黑暗的时候,任何一丝的光芒,都能够给予他极大的希望,就像最后一根救命的茅草。

    紫千州闭上了眼眸,下方的惨叫声已经停止,让他屈服于东方长渊是不可能的事,作为这片地域的顶尖天骄,他自有他的尊严,可杀,不可辱,所以他选择一死。

    东方长渊锋锐的指甲并没有如紫千州想象的那般刺入他的咽喉,恰恰相反,东方长渊松开了紫千州。

    紫千州惊讶的睁开眼眸,睁开眼眸的那一瞬,却发现前方的天地都被滔天的棍影遮蔽,东方长渊的身体在这种场景面前,显得那样的渺小。

    “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君宸几个闪烁,将手搭在紫千州的肩膀上带着他离开了战场。

    紫千州仿佛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位置变换一般,目光紧紧的盯着苍穹之上那道手持长棍擎天身影,他在想这一棍,若让他来接,他能不能接得下。

    东方长渊矗立在虚空中,头颅抬起仰望着那带着无穷力量落下的棍影,两柄神剑被祭出,这两柄剑剑意惊人,至少都是炼魂级别的法宝

    天地在这一瞬间仿佛被分作两极,一极是滔天的火海,焚灭万物,一极是绝对零度的冰天雪地,两柄藏灵级别的长剑一柄是深蓝色,一柄则呈赤红之色,是真正的两仪之剑。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东方长渊一改冷媚的气质,变得肃穆无比,他的双眸化作阴阳之瞳,看向天穹上碾压下来的棍影,没有丝毫的情绪。

    “阴仪。”东方长渊挥手,深蓝色的长剑刺出,穿过冰雪天地之时竟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凤鸣,一道冰凤之影豁然出现,与棍影碰撞在一起。

    炎血棍裹携着金刚道意,无坚不摧,一棍扫荡而下,冰凤之影竟寸寸崩溃,但炎血棍上的血海之意也被冰封,无法释放出来,同时炎血棍之上竟出现道道裂纹。

    深蓝色长剑倒飞回东方长渊手中,铮铮作响,这毕竟是一柄炼魂境的法宝,君不离再强,炎血棍的级别跟不上也是吃了一个暗亏。

    “君宸小子,你答应老夫的事情还没做呢。”幻老的声音从空间戒指中传到君宸的耳中,有着阵阵的后怕之意,刚刚与那冰凤硬撼的若是他的幻山本体,会不会也被啄裂开来

    因为来到战城以后事情比较多,君宸一时间还真把要将幻山晋升到炼魂级别的事情给忘了,但幻老看到虚空中的那一幕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跳了出来。

    “行行行,幻老,你别着急,出了战龙界以后我一有时间就去找锻造大师把你晋升到炼魂级别。”君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带着愧疚之意说道。

    “不行,一出战龙界就马上去给我晋升”幻老急了,马上纠正君宸的话,不然鬼知道君宸口中的有时间是多少年以后

    正所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幻老觉得自己有必要主动一些了

    “行行行,出了战龙界以后我马上就让天圣白羽给你寻找锻造大师。”君宸捂着额头说道,心中暗叹,幻老这也一把年纪了,怎么还那么小气呢

    “阳仪。”东方长渊不含丝毫感情的声音打断了君宸和幻老的交流,赤红色的长剑破空,将滔天的火焰全部吸收,转瞬间一道火龙之影咆哮而出。

    这条火龙的威势,不知比君宸在问道台上面对的康陆离所发出的火龙强横多少倍,炙热的气浪扫荡而出,四周虚空的灵气都燃起了火焰,随着火龙之影一起,再一次燃起焚天大火

    “喝”君不离双臂肌肉如一块块花岗石一般,炎血棍再度轰杀而出,四周的金刚道意拢聚而来,包裹在炎血棍之上,金光耀眼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炎血棍经过冰凤之啄以后本就满身裂痕,冰冷无比,此时又承受着千万斤重的金刚道意,火龙之影未至,滚烫的气浪已经席卷而来,与炎血棍接触之间,竟让炎血棍承受不住,直接粉碎开来,化作一阵金属粉末消失在虚空之中。

    君不离露出一抹异色,炎血棍如此不堪一击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火龙已经临近,咆哮之音响彻天地,龙首上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将君不离身体周边的空间都覆盖。

    无与伦比的两仪道威落在君不离身上,将君不离的身体镇压在那里,此时东方长渊手中的深蓝色长剑又刺出了,冰凤之鸣震动着诸人的耳膜。

    东方长渊嘴角微翘,看向虚空中的那道身影,这种情况,应该必死无疑了吧

    他目光落在君不离的脸庞上,想在上面看到慌乱和恐惧的神色,或许,应该还带着些绝望,这应该是将死之人的正常表现吧。

    但君不离让他失望了,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无比,一开始那抹异色,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没有被突发的变故影响到。

    君不离一步踏出,身后一道巨猿虚影出现,巨猿的毛发呈灰褐色,双眸泛着淡淡的金光。

    就在火龙之影靠近之时,巨猿虚影像是受到了挑衅一般,仰头捶胸发出一声震天咆哮,双眸变得赤红,两道火光从巨猿虚影双眸射出,将虚空都灼穿

    既然你用火焰,那么我便用火焰应对之

    “火睛石猿怎么可能”东方长渊口中发出极度震惊的声音,怎么可能,君不离到底是什么人,身后怎么会有火睛石猿的虚影出现

    石毛岩皮,火眸金睛,除了火睛石猿,没有任何一种灵兽能够拥有

    如果说龙族、凤族是神兽级别的灵兽,那么火睛石猿便是能够与最顶尖的龙族并肩的一种灵兽

    两道火光与火龙碰撞,在庞大的火龙身躯面前显得渺小无比,但是两道火光与火龙触碰之时发出了滋滋的响声,像是寒冰被烈火融化的声音。

    石破天惊的画面出现了,炙热而霸道的火焰竟在虚空中焚烧起来,东方长渊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到底是多么可怕的温度,竟然连火焰都能够燃烧

    赤红色长剑倒飞回东方长渊的身前,东方长渊却不敢去接,因为此时这柄剑的颜色与原先的赤红已经不一样,而是一种即将被熔炼掉的红,其上恐怖的温度让东方长渊不敢靠近。

    “不想死的话就带着你的人走,马上”君宸一声暴喝,将震撼当中的紫千州等人拉回现实。

    星宿棋盘陡然间落下,将阴阳神宗的弟子全部笼罩其中,星辰大道威压镇压而下,君宸的眼眸变得可怕而妖异,让阴阳神宗的弟子们感觉自己像是已经不在这片空间了一般。

    “快撤”紫千州带着修罗殿的天骄们快速别急,还不忘回头看了君宸二人一眼。

    这两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绝代妖孽,竟可怕到这种程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