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雾都夜谈》正文 第二第百四十一章 提升
    待到这股太阴之力彻底被胡言降服,小腹之中的光团不断旋转,将那带着丝丝柔光的真力不断向周身经脉输送而去,随着这股真力不断地侵润胡言的奇经八脉和五脏六腑。胡言顿感周身的火热气息也渐渐消减。整个人显得无比的畅快和舒爽。

    胡言引导这股真力又行过六度六数天罡大周天后,周身的火气尽数从胡言的泥丸宫排除,整个人亦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的清明。

    胡言舒愉的长叹一声,将胸中的浊气尽皆吐出,人也立时从入定中清醒了过来。

    清晨的一缕晨曦悄无声息的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边,让他仿佛一尊镀金的仙尊神将,让人不敢直视。

    感受着小腹之中那股充盈的感觉,胡言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激荡。这股前所未有的力量让他忍不住想要欢呼。

    “原来这才是筑基后的真正力量啊”胡言不可思议的握了握拳头,体内那飞速运转的真力,以及腹中那如雷般的低吼声,让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浩然之气。这种感觉甚至比他第一次察灵感气之时还要来得强烈。

    他猛的从巨石之上站起,面朝朝阳,忽的一声大吼,这一声吼,如同虎啸龙吟,直贯苍穹。声浪一波接一波,一波更强似一波,如同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直震得四周树木晃动,落叶纷飞。林中的小鸟似乎也受到了这一股强大力量的冲击,扑棱着翅膀,如同受惊的过江之鲫,惊叫哀鸣着从林中撞出,远远的飞了开去

    声浪在树林间回荡了许久,才渐渐沉寂了下来。

    胡言一吐胸中之气,胸中顿时豁然开朗。整个人变得说不出的通透。以前想不明白的事情,好像在这一刻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满意的拍了拍小腹,小腹之中那沉闷的低吼声却连绵不绝。

    胡言知道,腹中那雷鸣般的响声,并非是肚饿发出的咕噜声。这声音名曰“虎豹雷音”是一种如同虎豹低吼,雷霆震怒的声音。

    猫同虎豹,抱猫入怀,你便能感受到它腹部会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声响,甚至能感受到手臂的颤动。所谓雷音也不是打雷的霹雳一声,而是下雨前,天空中隐隐的雷音,似有似无,却很深沉。

    胡言此刻小腹之中忽然出现这虎豹雷音之声,皆因骨骼筋肉都已爽利坚实,经脉通畅,五脏六腑皆被那阴阳调和的真力所灌溉之故。也就是说,此时他方才是真正成功筑基踏入修行门槛的修行人了。

    胡言虽然早已筑基,但之前成功筑基之时,功力的提升给他带来的感觉,却远没有此时来的强烈。

    他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何道家修行讲求这阴阳调和的道理。一阴一阳,互相作用,不断运转,方才能生生不息。

    胡言此前体内元阳之力虽然刚猛异常,却刚而不韧,因而遇到强敌,真力便很容易被人斩碎。但当他吸收了太阴之力后,刚猛异常的元阳之力得到太阴之力的调和,真力虽不及之前那般刚猛,却变得更加坚韧,如若再遇上强敌,对方便再也不会那么容易斩碎他的真力了。

    胡言自然明白这一点,也知道阴阳调和对之后修行的重要性。

    但是他也知道光靠吸收月华得来的太阴之力,远远不足于使体内的真力达到阴阳调和。唯一的办法也只能寻找纯阴炉鼎的从旁协助,二人阴阳交媾,从而达到性命双修的目的,来实现阴阳调和。

    胡言平日里虽然身边并不缺纯阴鼎炉,但能和他性命双修的却是屈指可数。

    紫菱尚小,而且功力浅薄,很难发挥作用,至于金家姐妹,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胡言也不可能和她们达成双修道侣。现在唯一能和胡言双修的绿依,此时此刻却不见了踪迹,而且胡言也不感肯定,绿依是否愿意和自己打成道侣,一同上路,一同修行。

    思及此处,胡言不禁有些无奈的苦笑起来的。刚想起身离开这密林,却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似乎是有人踏叶而来。

    胡言眉头一蹙,暗地里恰了个法结,猛的一回头,右手屈指一点,一招仙人指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身后点去。

    但当他看清来人,心中一紧,硬生生收住招式,身形一晃,那凝聚于指尖的金色罡气却如同一道流星般向另一边的大叔射去。

    轰

    一声巨响,受到金色罡气冲击的大树瞬间被洞穿,但那金色罡气去势不减,一连击倒十数棵大树后,才轰然一声爆炸,渐渐消弭于无形。

    呼

    看着眼前的景致,胡言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怕,长松一口气,忽的回头猛的瞪着身后那人,责备道“你这浑蛋,要不是我及时收招,你现在恐怕已经被重伤了。”

    “大哥这这”忽然的变故让绿依顿时呆立当场,如同一尊石像一般,甚至还保持那原本蹑手蹑脚想要忽然跳出来吓胡言一跳的模样。

    “你这丫头差点害我误伤了你”胡言一把将绿依扯将过来,用手指点着她的额头数落道“我在此等了你一夜,你到底死哪儿去了”

    绿依此刻还沉浸在胡言刚刚那骇人一招的威力之下,她有些发蒙的看着胡言,一脸惊骇的模样道“大哥,你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了仅凭指力竟能爆发出如此威力”

    胡言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说,刚刚要是打中你了,该如何是好”

    绿依干笑一声,只不过那笑容却是那么的心虚“不会的,我知道大哥一定不会打中我的。”

    胡言气急反笑道“哼,要不是我及时收招,说不定你现在已经躺下了。”

    “哎呀,大哥,你快说嘛,你怎么忽然间变得这么厉害了,而且我刚刚听你那一声吼,似乎体内的真力越发的浑厚精纯了呢”绿依见胡言一脸生气的模样,拉着胡言的胳膊撒起娇来。

    胡言向来吃软不吃硬,绿依一撒娇,那娇滴滴的声音以及那犹如春水一般的眼眸,顿时让他满腔的怒气也消弭于无形了。

    他无奈的摇摇头,点了点绿依的额头道“你这丫头也真是的,不但走路没声音,连气息也隐藏起来了。哎哎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胡言正想好好教育教育绿依,却见绿依捏着耳朵,鼓着腮帮,一脸悔过的模样,顿时将他那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他叹息一声道“我也说不好为什么会忽然变厉害了,我想应该是昨晚在这打了一夜的坐,吸收了月之精华,使体内的真力得到阴阳调和所致吧”

    “不是吧,光是吸收月之精华就有如此大的提升,要是真正的进行阴阳交媾的性命双修,那大哥岂不是会变得更加厉害”绿依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胡言。

    胡言笑了笑道“其实不然现在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提升,应该是刚成功筑基不久,而且前些时候和冷峻一战,真力得到淬炼,经脉得到阔托,这几日好不容易得以恢复,又得太阴之气的滋养,因而才会有如此大的提升。此后就算性命双修,也不见得有现在这么显著的提升。”

    这倒不是胡言谦虚,实在是他有自知之明。虽然他修行时间不长,但有修真奇录在手,自然对于修行之事倒也有些了解,甚至对修行还有一番自己的独到见解。他明白修行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现在看起来提升很大,但实则是因为他刚筑基,经脉得到阔托,自然提升空间尚大,越是往后却不见得有多大的提升了。

    绿依却不以为然,她娇笑一声,挽着胡言的胳膊道“大哥乃天纵之才,短短半年时间便从一个门外汉变成了筑基有成的修行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拟得了的。要知道天下修行之人多如过江之鲤,但又有多少能鱼跃龙门成功筑基。便是那修行第一道难关的五志幻境,也要击垮不少人。大哥能突破难关,成功筑基,便已是许多人可望而不及的了。”

    胡言被绿依一番马屁拍的极为舒坦,他笑着拍了拍绿衣的脑瓜儿道“就你会说话。好了,快告诉我这几天你究竟去哪儿了”

    绿依神秘的一笑,转而问道“大哥,你刚刚说前几日和冷峻大战一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绿依忽然转移话题,胡言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拆穿,只道“走吧,回去再说”

    绿依茫然的看着胡言道“回去回哪儿去”绿依现在体内的封印已经解除,自然是回不了茅山,当她一时也想不出到底能回哪儿。

    胡言却忽然转身,直愣愣的盯着绿依道“绿依,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不知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回清源宫”

    “回清源宫”绿依愣了愣,转而面色大喜道“好啊好啊,我早就打定主意要一直跟着大哥了,大哥去哪儿,绿依就跟你去哪儿。只是”

    绿依忽然有些犹豫,担忧的看着胡言道“大哥,清源宫可有封印法阵,要是有,绿依可就进不去了。”

    胡言笑着摇摇头道“清源宫不似茅山和正一教这样的大宗门,虽然也诸多封印法阵,但都设在重要的地方。你只要不乱闯,这法阵倒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绿依一听顿时大喜,赶忙点头道“极好极好,这样我就可以跟大哥一起回清源宫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