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上阵一时爽
    两天之后,李怀坐于战马之上,感受着身边躁动的空气,以及那种若有若无的紧张气息,不由深吸一口气。

    四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呃,没有鞭炮,总之,李怀就是感到气氛十分热烈,再看周围那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兵卒,也不得不承认,方才安再怀的战前动员能力,真个是让人佩服。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先是国家荣辱,随后是后方亲人,最后是建功立业,直接调动起了兵卒们的精气神,如今个个跃跃欲试。

    “这般看来,今日的计划,该是可以顺利。”

    他这般想着,便在心里复习着等会的流程——这当然是他自己设计的、并且觉得行得通的。

    过去两天,可不是风平浪静。

    正像李怀预料的那样,永昌军的攻势一旦开始展现,就立刻环环相扣,一方面掐断了援军道路——至少是延迟了援军的到来,一方面不断的逼迫和打压安再怀这支兵马的生存空间。

    一路兵马要驻扎,人吃马嚼可是个天文数字,而要维持这样一支队伍的安稳,同样是个大课题,得上下合作,才能不起波澜。

    之前的一番动荡,已经在军中埋下了不安的种子,这两日便逐渐发酵起来。

    最初的时候,安再怀还想着要守住阵营,以不变应万变,但随着局势的发展,他也意识到,原本的想法很难成功,于是不得不做出准备,进行一场对决,否则就要彻底陷入被动了。

    “若是这一仗能够取胜,不仅可以逼退敌军气焰,解除眼前的困难,更能挟着战胜之威,将这军中的不安因素剔除!”

    边上,安再怀与李怀说着自己的打算。

    李怀点点头,承认这些,而且他自认为,也会为这一场战斗提供胜利的元素——将对方的指挥官脑残化,怎么想对自己这方的兵马来说,都是一个利好元素啊!

    不过,李怀也有着自己的打算,这才是他一直旁观局势,等待至此的原因所以,因此等安再怀简单诉说了自己的打算,并且征求李怀的意见时,李怀终于开口了。

    “将军的筹谋,已是十分周全,考虑到了方方面面,对此,我是毫无疑问的,不过……”

    李怀的这个“不过”一出口,安再怀的脸色便隐隐变化。

    眼下正是阵仗临头,若是李怀真要指挥,安再怀是万万不会答应的,哪怕是双方会因此龃龉,他也不会退缩半步,否者真来个指挥混乱,这仗也不用打了。

    “别紧张,”李怀注意到了安再怀的情绪,微微一笑,“自是将军指挥此战,我不过是提议,在此战开始之前,先让人出去汉化,令对面的主事人出面。”

    安再怀便是一愣,而后眉头一皱,道:“君侯的意思,是要叫阵?让对方的主将……”

    “是他们的真正的主事者,”李怀强调了一句,“你也知道,对面真正掌握当前局面的,是关之山,他已经来到了战场之上,那么让他出来对峙一二,也是理所当然的。”

    安再怀眉头依旧紧皱,提醒道:“关之山的大名,我早就有所耳闻,乃是那罗贼的谋主,只是这人名为军师,从来都是坐镇后方,便是出谋划策,也是让兵将执行,我等临阵叫喊,他怕是未必会应答。”

    这其实也是李怀担忧之事,不过他觉得有挂在身,因此可以一试,于是就道:“这事,我有一番计较,若是对方不愿意出来,也是打击对方的士气!”

    说到这里,他又补充了一句,道:“当然,这件事是我来做,既然是让军师出面,咱们自然也得派‘军师’上阵。”

    “不可!”安再怀赶紧阻止,“便是输掉这一仗,也不能让您涉险,毕竟战场上刀剑无眼,更重要的是,贼军若是知道您要现身,那必然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对您不利!绝不可如此!若您对我的指挥能力不放心,那末将这就可以退后一步,让您来指挥!”

    他的语速很快,透露出焦急之意。

    摆摆手,李怀胸有成竹的道:“你放心吧,我既然敢提出来,就会有完全的把握,一切都安排好了,”他见对方还要再说话,为了快刀斩乱麻,便就道,“你可见过我,做过没有把握、没有事先筹谋计划好的事情?”

    安再怀转念一想,终于意动。

    他真正接触李怀的时间不长,前前后后不过几天时间,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发生的事情,让他对这位定襄侯很是敬畏,也确实认可了其人的未雨绸缪之能,现在一听,便觉得有理。

    是啊,定襄侯定是早有定计!

    转念片刻,安再怀点头道:“既是如此,末将自是不好阻拦,不过该有的防卫是不可少的。”

    李怀笑道:“这个你放心,我有高手护持。”

    “我也知道那位李君的能耐,不过战阵上还有不同,末将会安排几个经验丰富的亲兵在您身边护持!”安再怀说到这里,表情严肃几分,“此事还望君侯不要拒绝,否则我是断然不会同意您的提议的!”

    “也好。”李怀见终于说服了对方,也不愿意节外生枝,就想着尽快将这事付诸于行,这样一来,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回溯起来也方便,于是顺势就道,“现在便让兵卒朝着对面大喊,让那关之山出来,与我对话。”

    “现在便要动手?”安再怀有些意外,不过最后点点头道,“也好,如今双方列阵完毕,下一步可能便要交战了,倒也有些机会,只是您该待在后面,等那边传来了消息,再上前。”

    “无需这般,我自有打算。”李怀摆摆手,他这会急着上前,感到技能近在眼前,还盘算着有回溯之能,脑子一热,哪里还耐得住性子,于是交代了两句,就不管不顾的,匆匆上前。

    安再怀无奈之下,只能安排下去。

    于是很快,官兵这边的前排兵卒,就都得了消息,开始叫喊起来。

    因着平时也有类似的操练内容,这会叫喊起来,虽然略显杂乱,但大意还是表达出来了——

    “对面的关之山,速速出来!”

    “定襄侯他老人家,有话要与你说!”

    “赶紧出来,别做缩头乌龟!”

    ……

    听着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李怀不由点头,然后便在几个亲卫的陪同下,骑着马,缓缓的朝着军队前线移动过去。

    但就在将要走出阵线的时候,一道破空声传来,然后他后背一痛,眼前一黑。

    “MMP!”

    嘴里痛呼一声,他勉强转头,看向了自家阵营中,一个搭弓射箭的兵卒,正露出邪恶笑容。

    “万恶的内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