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九章 守株待兔?不,主动出击!
    兴奋之后,李怀很快就冷静下来,然后便意识到,此刻最重要的一件事。

    “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确定,那关之山的行踪!”

    李怀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此番出来的目的,说是替朝廷看前线局势,但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有一个前提。

    “拿到关之山对全局战略的统筹之能!”

    李怀在另外一个世界,跟随龙骧将军将近半年,期间一部分是被操练,一部分是学习基础,还有一些时间,他有幸跟随龙骧出征。

    学习过程十分充实,但这兵家之法可不是师从名师,便一定能成的,更不要说短短半年,所以李怀虽有收获,觉得自比从前,已有很大不同,但要说直接放到战场上,看出敌军势力虚实,在给出对策,那就有些不现实了。

    即使他从龙骧身上得了两个技能,但一个偏向于战场洞察,得是领兵交战的时候,或者交战之前观望,方有一些收获,另外一个则偏向于后勤,在战场上也有少许作用,可放到两方大势中,就激不起水花了。

    所以他来到前线,就是瞅准了那关之山的操势之能。

    “这关之山辅佐罗致远,操纵局势、塑造局势的手段是一等一的,对于整个局势的观察,更是超出旁人,原文中提到的几个兵法大家里面,此人即便不是最顶尖的,但在对天下大势的理解上,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一旦将这个技能概念拿到手,当前的困境,一下子就能解除!”

    问题是,具体要如何操作。

    “从那边世界总结的经验来看,想要抽取目标的技能概念,即便不是非要脸对着脸,或者身体有解除,但至少距离不能远,得在视野中能看见对方,并且是持续看到,这样才能有效,因为抽取的过程,似乎还和距离有关,距离越近,速度越快,反之,则越是慢,这就要求我,必须得和那关之山,在同一个区域内,待上一段时间。”

    想到此处,李怀眉头皱起,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难点。

    “我和他乃是敌对势力,双方本来就不在一个阵营,一旦碰面,可谓十分危险,更何况他这次亲自过来,也足够看得出来,对我的敌视和重视,若是将我认出来,必然想要当场将我宰了,别说他了,就算是我,都想把他宰了!”

    按着李怀原本的计划,抽了技能概念,对方失去了全局谋划的能力,这兵家能耐纵然不废,那也得残了不少,放回去说不定能变成猪队友,可如果有机会的话,将之直接干掉,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原文中,又一次他和主角郑兴业相遇,原因是这老小子要靠近了观看局势,现在八成也会如此,可问题是,我在他身边有没有内应,怎么能确定他什么时候出来?难道要守株待兔不成?”

    想着想着,李怀轻轻摇头,忽然灵光一闪。

    “不过,如今两军对垒,是不是能叫个阵?”

    这么一想,他忽然觉得思路打开了。

    “按理说啊,这阵前对话,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他知道了我在营地中,我也知道了他,现在喊出来,稍微操作一下,还能振奋士气!”

    这么一想,李怀便觉得可操作的空间很大。

    毕竟这叫阵的当头,你就算不过来说两句,也得露个面吧,不然自家阵营的人一看,你小子连面都不敢出来,也太影响士气了!

    “如此一来,掌握主动,主动出击,我真是英明啊!”

    这么一想,李怀觉得计策可行,不由露出了笑容。

    在他对面,刘毅始终观察着自家这上官。

    他注意到,自己将这个消息禀报上去之后,定襄侯的表情就接连变化,虽然对方竭力控制,寻常人自是发现不到,可刘毅乃是皇城司的得力干将,这微表情自是瞒不过他——

    消息禀报之后,一开始,刘毅注意到李怀精神稍显振奋。

    “这说明,定襄侯早就料到了这一步,没想到连关之山的动向,都逃不出他的预测,或许我从前的论断,真的是错的。”

    随后,他就发现,李怀的表情略显严肃。

    “这是在思索详细对策?”刘毅猜测着,“也对,虽然预测到了关之山的到来,可此人也有本事,能出何等手段,并不详实,只是之前那个连环计,就差点让安将军折了,若非侯爷棋高一着……”

    他正想着,忽然注意到李怀眉头皱起了,不由心中一跳。

    “我可是很少见到侯爷这般模样,”他心想着,“哪怕过去,侯爷看着像是误打误撞成得事,可面对麻烦,也不曾有过多少忧虑,现在这样子,是担心那关之山有什么奇谋?”

    还在想着,忽见李怀眉头舒展开来,刘毅心中再跳。

    “这是找到解决办法了?着实迅速,这般看来……”

    他这念头还没有落下,李怀已然吩咐起来:“接下来几日,咱们先不要过多干涉,让咱们的人都收敛一些,好生修养,我在操练操练,让他们熟悉了的好。”

    刘毅点点头,而后问道:“那这战阵之事……”

    “自有安将军操心,咱们不管其他,”李怀的话,让刘毅很是疑惑,“只管等待战阵变化,我料定那关之山,必不会轻易安生,这几日就会出招,或许双方很快就要有对垒之时了。”

    尽管疑惑,但刘毅还是领命而去,将李怀的命令传递下去。

    接下来几日,李怀果然就在军营之中操练自家兵马,也不理会旁的。

    本来还有几个人在周围监视他,安再怀也不时过来请教,李怀只是让他见招拆招,同时和其他几方兵马保持联系。

    最后,见李怀似乎真不打算插手了,安再怀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虽说之前被偷袭之时,他有心求策,可这几日下来,风平浪静,营中的不利局面逐渐平息,安再怀也担心李怀出手,他又不好拒绝,到时一营二令,徒增混乱。

    不过,好景不长,三日之后,局面突变!

    “不好了!”

    李怀如前几日一样,在营地一角训练兵卒,忽然就听到脚步声,转过身,便看到王英匆忙而至。

    “侯爷,大事不妙!几路巡查的兵马,都被贼军包围,如今那贼兵已经逼近大营,看样子,是要摆开阵势,冲杀一番!”

    李怀一听,眼睛一亮,笑道:“终于来了!”
为您推荐